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午夜谁在敲门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50:15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啊?我和霞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空气中冲斥着一股很难闻的药水味。我没什么事情,但是霞就不一样了,她的脚摔断了。看样子不能再陪我去那个屋子了。

爸说什么也不准我在去,说是去了两次都出了事情,还一次比一次严重。

可是事情还没有完,我必须在去那里一趟啊。不然,凭直觉那房子是会害死人的。趁着爸和护士都已不在的时候,我拔下针头跑了。

跑到房子的时候,门是开着的,走进去看,以前的陈设都换掉了,电脑房也改成了书房,原来放镜子的地方改成了书柜。房子里面没有人,我伸手向书柜摸去,书柜压根就是搬不开的,像是钉牢了那样。

突然觉得后背阴森森的,一股凉意直透脊背。世界安静的出奇了。柜子里发出“吱吱”的声音,又有一声一声地在锤击的声音。难道又要像那天晚上那样吗?锤击声变成了敲门声,愈敲愈烈。

“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耳边传来了微弱的声音,“哈哈哈...你来拉..哈哈哈..你逃不掉的,逃不掉的,哈哈哈——”柜子里发出瘆人的声音,还有狂笑。

“不”我大喊,恐慌感涌上心头。我跑出去开门,好端端开着的门关了。

可是这一次我却是幸运的,门开了,门外有个陌生人,脸上有疤,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你在这干嘛?”

“这?这不是我家的房子吗?”我问,那个男人他看上去很不善。

“我买了”男人很不耐烦地说“出去出去...”说着就一下把我推出门了。“以后不准来这里。"

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爸怎么会突然把房子卖了

走了一半,我就看到爸了,他黑着脸,什么都不说就啦我回去。到家,爸很生气得骂我,然后又告诉我一些关于房子卖出的事情。

“我好奇、."我说。“这个礼拜那都不准去”爸说,把我关在房间里面。

晚上,我在床上睡不着,想着那几天和今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它们之间好像有某种联系,而且那男人还很抵触我进那屋子似的。

可想着想着我还是睡着了。模模糊糊地感觉好像有人推门进来。

很像那个,死了的女人!她漂浮在我的上空一般,我动不了。只能躺在那里。

我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浑身冒冷汗。想醒却醒不了。

女人离我越来越近,然后伸出血淋淋的双手,伸向我的脖子,用力地狠狠地掐,让我快要不能呼吸。一双手从床头伸出来,拽我的头发。虽然感觉不到疼,可是我害怕...

“不要!”我大叫,手抓紧了被子,不知道怎么得就醒了,汗从额头沁出来。我战栗地打开了房间的灯。环顾了四周,房门还是紧紧锁着没有开过,可是那女人却像是真的来过一样。看到窗户的时候,我向后缩了缩,我好像看到那个女人漂浮在窗外(我家二楼),对我诡异地一笑...她惨白惨白的脸映着惨白惨白的月光,眼睛,嘴巴,耳朵,鼻子还渗着殷红印红的血...

“爸”我大声哭喊,浑身发抖。这里明明是我自己的家里,怎可还会看到那个女人了...“你逃不掉的”几个字在脑子里面出现。难道她跟来了吗?不肯放过我了吗?

爸很快过来了,开了门问我怎么了。“我..我看到那晚上的那个女鬼..在窗户那里...”我说,手指窗户。

爸走到窗户旁边看了一遍,说“什么也没有,自己吓自己,快睡。”

“有!我看见了..她跟回来了...”

爸愣了一下,说“明天请人来看看。”

第二天很早,爸就叫了个老头子过来,看样子有六十多岁了。按道理我要叫他老叔公。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大概是弄什么什么法啦之类的。他最后只说“不干净的盯上你了。还要帮她消了那口怨气啊”

爸忙问怎么办,那老头说“具体要看今天晚上的了,11:40的时候去那房子,12:00之前我们必须回来。在这之前都在家。今天晚上门、窗什么的都关好,窗帘拉右不拉左,要是半夜有人来敲门,不管是谁都不要开门不要开窗,有人叫你也不要说话。”

叔公说着就从一个小包裹里面取出了一块玉来,戴到了我的脖子上,还说“千万不要把玉取下来啊,不管是谁,除了你自己不要让别人碰或者拿走这块玉,否则...”

“否则什么?”我问,爸也很不安。

“否则我很难让你女儿安全啊,你们当初就不应该买那个房子,我早说了你们偏不听...那房子女鬼的怨气太重了,你女儿都见过她两三次了,这一次,有些凶险啊”

我心里一下子就凉了,谁会想的到就那么无意的一次会招来这些啊,以前住了那么久也一点事都没有,偏偏就是这次?

叔公好像知道我想什么,说“以前人多的时候阳气重,周围邻居又多,后来风水不好搬走了,阴气又重,只能怪自己咯。晚上要切记我说过的话,还有不管是什么,是不是真的,都原地呆着别乱走。”

叔公说完就回去了,我瘫坐在沙发上,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只能听叔公的。

晚上,我在浴室洗澡。妈好像站在门外。

“你在洗澡啊?玉呢?”

“在脖子上呢。”我说

“戴着洗?弄湿了可不好啊,快拿下来,我帮你拿着,你洗好还你。”

“哦”我伸手刚要拿下来,又想到叔公说的话,谁都不能碰,就重新把玉戴好了。“不怕,没事的。”

“你还不相信你妈啊?”

“我洗好了,不用了”我说,赶紧穿衣服。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今天叔公来的时候妈根本就不在家啊,这事妈也不大清楚,怎么会知道玉这事呐。

还是保险起见,我把玉掏出挂在胸前,开门。可是浴室门前一个人都没有,耳畔只有一声小小的不甘心的叫声。我心里一惊,自知不好,还好我谨慎。

早早的回到了卧室,我却无法入眠,心里一直在想叔公的话,偌大的房间没有其它声音,很寂静,只有手表的指针还在“滴答.滴答..”的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快十一点半了。爸又不能来我房间,叔公一个人在客厅。

快午夜了。我忐忑不安地看着拉开窗帘的左窗,一股寒意袭来,我觉得她来了。

“笃笃笃...”我房间传来了敲门声,我把注意力放在门上,盯着门底的缝隙,可是那里什么都没有。

“笃笃笃...”声音不断传来,虽然没有前两次的可怕,但我却已经在打哆嗦了。

窗子那里又突然传来敲击的声音,我再次看向窗子,还是没有什么。接着四处都传来了敲门的声音,甚至是...我的床头。雪白的墙壁和透明的窗子开始模糊不清了,四处都在渗血,要把我的房间淹了...敲门声更响了,速度更快,频率很高,很急促。

头好晕...我想跑,可是叔公说..不能.走...

眼皮一沉,我陷入“昏迷”状态。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一个声音在回响“你逃不掉的..你逃不掉的...哈哈哈...”女人狰狞的笑声传过来,令人不寒而栗,我已经头皮发麻了。但我的手还紧紧握着那块玉...

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梦,反正身体就轻飘飘的。

我看到一个很好看的女的和一个很帅气的男的,他们正在订婚,后来女的去医院了,却查处了胃癌,男的开始要求退婚,女的家里人和妹妹始终不同意,家人和男的之间的状态让女的很难受,不久就死了。男的要走,连女的的葬礼都不想去,女的的家长很生气,和男的吵架的时候用刀划了男的的脸说他一辈子都不会有女朋友了,在男的帅气的脸上留了一道抹不去的疤,男的推开两个老人,出口大骂拳脚侵犯,把两个老人活活气死,女的的妹妹气昏。后来妹妹醒了已经是晚上,妹妹想报警可手机不见了,周围都是坟妹妹害怕地跑了,途中经过一酒吧,男的在酒吧里喝地满身酒气。男的看见妹妹怕她报警就追出去,妹妹慌了,网家的方向跑。没有找到钥匙,死在了男的刀下,男的把财务也洗劫一空...

那个妹妹..就是女鬼..而男的,就是昨天日里看到的人!!!

原来是这样,不单单是一个人的怨念,而是一家四口的怨念!

我想逃离,可是脑子昏昏沉沉的,我听到一个声音“别想逃了..跟我走吧..跟我走吧..你不应该属于哪里..跟我走吧..跟我走啊 ...”

我定定地像被施了咒一样,循着那个声音走过去,手里的玉慢慢松开了...

一道很猛的力度把我从那里拽了回来。晃晃头,我才发现原来我自己在撞墙。

叔公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正拽着我。只听见叔公说“还好我及时,要不你魂都被勾了!幸亏没走太远去”

听见“勾魂”两个字我就愣了,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啊?

叔公带我去那个房子,一路不说话,只让我保管好那个玉。

房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叔公叫我小心一些。

走进那个房间,眼前的一幕让我被吓到:陈设变了回去,那个男的已经死了,半截尸体在镜子里边,面色很难看,脸部扭曲。玻璃扎进了他的身体。

房子里突然响起了恐怖的笑声,我紧紧抓住了叔公。

叔公搬开了镜子,墙面轰然倒塌。女人的尸体露了出来。钉在她身上的钉子一个个弹出来了。女人的尸体也开始动。

血一点一点渗出来,很快漫道脚下了。

“叔公!”我大声叫。往后退。

叔公没有说话,只是拿了张不知道什么纸,黄色的,贴在女人身上,可是没有用。女人向我们一步步地靠近。

她的指尖,就要碰到我们了...

叔公很急地从腰上拿了一面镜子,对着女人的脸和身体。那个镜子很怪异。

女人的全身每一处开始变成腐肉,然后是,血水!

血水再漫延,速度越来越快,叔公拉着我向客厅门口跑去。

门锁紧了,窗锁紧了,好像逃不出去了,难道要被血水淹没吗?

还有5秒是12:00了...叔公突然咬破了我的手指放在门上,然后开门。

3秒、2秒...

门开了!

最后一秒钟,叔公带我跑了出去,血...从房内涌出来...

我们还是逃出来了。

第二天。叔公在两个房子都做了法事,又给那女人好好安葬了。男人被带到警察那去了。

叔公说以后没事了,也叫我不要乱走。

只是,后来的每天晚上的午夜,都会听到有人在敲门,用很凄惨的声音说“开门...快开门..嘤嘤..快开门......”

倚天屠龙记破解版

商战创世纪

青云诀2官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