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终篇[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51:40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四姨太坐在床上,听闻门响,瑟瑟地直往床边靠。

一身睡衣半敞着挂在身,衣上有斑斑血迹,也不知她哪里受了伤?

我朝她步去,她颤颤巍巍地挥手喊:“妖怪!鬼啊!”

接着滚下床,缩进了墙角。战战兢兢地睁着一双凝满血丝的眼望着我,指着我说:“我没有杀你!我没有杀你!”

我抚着自己的脸,蓦然间想到,其实这世的我长得极像母亲,或许她将我认作了母亲。

四姨太这个样子,明显魂魄受伤,她当初被青蛟附身,魂魄被控,如今青蛟已死,她魂魄归体,却回不到了当初。

“你们是怎么当下人的!自家主子弄成这样,也不知请个丈夫过来瞧瞧!”我端出大小姐的架子。

王妈陪笑说:“大小姐骂得是!丈夫一早就来瞧过,说四姨太受惊过度,一时半会难好!我给她换衣服,她不肯,还拿手抓我,拿东西砸我!”

王妈说时委屈地拭起泪,我见她手背上果然有几条抓痕,只得点点头。

出屋时,眸光不由落在最里间的那间小屋。

“把那屋子打开!”我指指那间小屋。

王妈失了四姨太这个依附,不得不倒向我,毕竟我是督军府的长小姐,夫人已不在,次弟还小,其他两位夫人又不得势,这府中往后能说得上话的自然非我莫属。

王妈掏了钥匙将门打开。

我抬脚步进去,陈建辉却不知何时跟了来。

里面很黑,即便是大白天,也不见窗外有多少光透进来。

我一时纳闷,细一瞧,原是那窗上都糊着纸,难怪光线照不进。

王妈跟着进屋开口说:“便是在这屋里发现四姨太的!”

听她一说,我细细回量,莫不是当初,听到的挠门声和申吟声,是这位真正的四姨太发出的。

青蛟不过是白日借着四姨太的身躯,到了晚上便将真正的四姨太锁在这屋里,所以机缘凑巧的那晚,被我发觉了。

可惜那日明明听到声音,进屋后却什么都没找到。

我疑心,可能是青蛟将她瞬间转移了?亦或是这屋里有机关暗格?

我在屋里摸找,直到揭开沙发上的垫子,在沙发垫发现那个黑色暗钮。

伸手掰开暗钮,对面的墙轰然开启。

“真有机关!”我有些兴奋。

往墙内探了探,里面设有一级级往下延伸的台阶,那台阶九曲盘旋,也不知伸延到哪。

王妈跟在自己身后不时往墙内探着头,我赶紧扯下陈建辉,朝他使了个眼色。

陈建辉勾嘴一笑,将衣袖一把捋起,唤了声:“对不住了王妈!”

一掌劈向颈间,将王妈打晕。

我俩举着烛灯,沿着台阶盘旋而下,不知走了多久,才看到一扇红色铁门,台阶也在此时结束。

铁门那边隔着另一个暗室,可惜门上插着锁,锁面微微生锈,钥匙孔处却泛着金属光。

明显的有人经常开启。

我俩抚着锁,为寻不到钥匙发愁。

陈建辉突然扯下我的一只耳环,不等我反对,已将耳环的金属钩掰直,伸进锁中,捣腾几下,那锁居然被打了开。

可惜我的那只耳环已变形的不成样。

自然望着他的眼神难免有怒意。

“回头陪你一副好的!”陈建辉不好意思地说。

“要特种鸡血红宝石!”我努着嘴嚷道。

他笑着应我:“行!只要你不生气,让我倾家荡产都没关系!”

我拧了他一下:“就这一副耳环会让你陈府倾家荡产,编你的鬼话吧!”

>>鬼故事分页: 1 2下一页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