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责任心极强的修理工1[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42:28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2012年,我曾在一家郊区的服装厂当过车工,因为工厂在郊区,所以有厂车接送我们上下班。那几天我们一直在赶货,一天晚上,将近十一点半的时候, 我们厂里的一架机器坏了,厂长立即给厂里的修理工打了个电话。至今,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就只好用修理工来代替他的名字了。那名修理工住在城里,平常从城里开车到厂里至少要一个小时的车程。

十一点半的时候,厂里的机器坏了,我们就去食堂里吃宵夜,十二点多一点的时候,我们回到了车间。我们走进车间才刚坐下来,修理工就来了,我们怎么也无法理解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他是怎么可能在半个小时就到达了厂里。

修理工是个年近40岁的男人,平常除了进车间修理机器之外,就和我们几乎没有任何的接触了。他一直是我们厂里的独行侠,高高瘦瘦的,长相倒是很一般。可是人却却很有责任心,不过无论我们什么时候见到他,都没见他说过话,所以我们一直以为他是个哑巴。

我们一直以为他是个很沉稳的人,因为平常遇到了什么事,他决不慌张。可是那天晚上他却很慌张的跑进了我们的车间,他不停的喘着气,似乎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进了车间还不停的往后看,因为我们当时在加班也就没怎么去注意他。

他修好了机器之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骑着摩托车回城,而是坐在车间里似乎在等着我们一起下班回家去。

车间里有个女同事大声的取笑他说:“我说你这个独行侠今天是怎么了,莫不是你看中了我们车间里的那个姑娘吧,要不你就直接告诉我吧,我来给你做这个媒人吧。”

“是啊,你要是看中了那个女孩,又不好意思的话,你就直接告诉我啊,我来当你的媒人呗。”另一个女工附和着说道。

不知道害死哪一个在车间笑了起来,笑声一下子在车间里传开了,可是修理工却似乎仍在害怕中。他的脸色非常的惨白,完全没有理会我们的冷嘲热讽。他原本一直低垂着的头,突然抬了起来,眼睛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神色。他满脸恐惧的看着我们,原本吵杂的车间立即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是被他满脸的恐惧给影响了,还是被他满脸的恐惧给吓到了,车间里的每个人都被恐惧给包围住了,他坐在车间里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刚才本来在家里睡觉的,可是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厂长打来的。他说厂里的机器坏了,让我来修,我就来了。可是车开到了半路的时候,我却看到了两条路,从城里到厂里我何止走过上百次,可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我想我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我回头看了看,却什么也没有看见,我又不知道把车开往那条路。我只好把车停在了分叉路口,我听老辈人说过鬼怕火,我就把车停靠在路边,拿起了烟来吸。我闭着眼靠在路边将近一根烟的时间,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路又像往常一样只剩下了一条。我就骑着车回到了厂里,可是你们也知道我从来都不吸烟的,我从哪里拿来的烟呢?!我从哪里拿来的烟呢?!我那里来的烟呢……”

他说话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冷冰冰的就像是在说着一个与他毫无关系的故事。当夜,我们被恐惧给包围住了,谁也没有心情在继续加班下去。尤其是厂长,他在听到修理工开口的那一刻,就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我觉得他甚至比修理工还要害怕。事后,我才从厂长那里得知了那名修理工原来真的是个哑巴。

当时,厂长就给厂里的司机打了一个电话,厂长的声音在不停的发抖着。一个多小时之后,厂车终于悠悠的来了,说实话,在厂里将近三年了,可是当晚等待的那一个多小时却让我觉得比过去的三年还要漫长。

车间非常的安静,除了能听到修理工在不停的嘟囔着:“我从哪里拿来的烟呢?!”之外,就只能听到我们每个人的牙齿在打架的声音。每个人都在不停的哆嗦着,厂车来了,却没有人上去,不是因为我们不想离开车间,而是我们的腿软了,没有办法走出车间。

就连司机走了进来看到这么诡异的场景也被吓着了,我们这些女同事全部都搂抱在了一起,厂长一个人躲在角落里不停的发抖。我们甚至可以从厂长嗅到了他大小便失禁的臭味。

那一夜的车间真冷,那种冷似乎是冷进了我们骨头里面一样。每个人都在发抖,却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修理工看到了司机走进了,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领,不停的问道:“我哪里来的烟,你知道我的烟是那里来的吗?我的烟是哪里来的?我的烟是哪里来的…..”司机全身发抖,他的脸吓得像白纸一般煞白煞白的,他脸皮下面隆起的一条条筋肉在不断地抽搐着。他的嘴巴在拼命的张合着,似乎想要呼喊着救命,可是却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黄色的液体从他的裤子里流了出来,似乎只要修理工一放手,他就会瘫倒在地了。

我们厂里为了省钱,只请了一个六十多岁的大爷当门卫,而没有请保安。看门的大爷人很好,就是好奇心重了点。平常我们加班,他有时还会跑到我们的车间和我们聊聊天,说说话什么的。

>>

这一天,他看到司机进来多时,还没出去。他也跟着走进来看看热闹,可是他笑嘻嘻的走了进来。他一看到不对劲,就想往门外跑去,可是修理工却不放过他。修理工看到了门卫,就放掉了手里的司机,一把抓住了年迈的门卫。

门卫没有了往常的笑容,他皮包骨的脸上充满了恐惧,他浑身颤抖,半张着嘴,发出一声嘶哑的惊叫。可是没有人刚走过去帮他,如果不是修理工突然像疯了一样跑了从出去,我想门卫一定会被活活的吓死的。

修理工跑了之后,我突然觉得那股冷气远离了我。这时候每个人都舒了一口气,大家不再那么害怕了,我们拿出了手机才发现已经是凌晨六点了,我们整整的在恐惧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每个人都瘫倒在地上不想动,直到厂里食堂的师傅来请我们去吃午饭,虽然我们都很饿,可是却没有人能吃得下饭。我们一个个想从地狱里走过一遭一样,步履蹒跚的坐到了厂车上。

可是厂车开着快到城里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厂里那个修理工的摩托车,就像他说的那样停在了路上,而人却蹲在路边一动不动。我们谁也不敢接近他,打了电话报警,可是谁也不想呆在那里,只好让司机把车往回开了。

到了厂里,也不知道是谁提议要看下监控录像,可是在这个监控中我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修理工,我们只看到了昨天修理工修的那台机器的零件在自动的一件件飞到了地上,然后又一件件飞了回去。而后面的视频也一样,本该有的修理工却消失了。

之后我们从警察那里得知了,那天晚上,修理工开车到了半路的时候,突发了心肌梗塞去世了,时间正好是当晚的12点左右。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