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南初中生心理健康服务陷困局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4:21:14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云南:初中生心理健康服务陷困局

“2000多名学生只配有一名心理咨询老师,学校的心理咨询基地建起来了,却没有专职的心理老师。”日前,在 “共青团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的座谈中,云南艺术学院文华学院院长陈劲松一语惊人。

团云南省委刚刚完成的一份调研也显示,过去一年中,有七成以上的学生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专业心理健康服务。一方面,学校的心理教师在数量配置、专业化程度等方面都存在极大的限制,无法满足学生的心理健康服务需求;另一方面,社会专业力量的组织和动员没有形成有效的服务体系,在管理和规范上也存在极大的漏洞。

“由于制度的不完善,造成学校心理健康服务和社会化心理健康服务无法联接,使普遍处于学习和考试焦虑情绪中的学生得不到有效的心理健康服务。”陈劲松说。

具备专业资质的心理教师不到一成

“青春期早期的初中学生,在由小学向中学的过渡中,会感到很有压力。”云南师范大学的一位心理学教师说,这个阶段的学生,成人感和幼稚性并存、反抗性与依赖性并存、闭锁性和开放性并存、勇敢和怯懦并存、高傲和自卑并存,使得他们的烦恼突然增多。

团云南省委在昆明、曲靖、蒙自、怒江四个城市的12所初中的问卷调查也证实,学习焦虑是初中生普遍存在的问题,其次是同伴关系、挫折适应、父母关系等。有趣的是,调查显示,农村初中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检出率远远低于城市初中学生,研究者认为这与农村自然环境较好、社会文化环境较简单有关。

但是庞大的初中生群体接受心理健康服务的现状却很尴尬。在过去一年中,被调查的初中学生中有70%以上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专业心理健康服务。

“大多数人认为,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应该由学校来提供,然而这正是学校的困窘所在。”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云南昆明12355特聘心理专家惠安达说,目前,大部分学校的专职或兼职心理教师,只有1~2名。按一个初中配备两名专职心理教师,三个年级每个年级7个班,一个班级60人来估算,等于一名专职心理教师要面对630名学生。

现实情况更为严峻,大部分中学都没有专职的心理教师。在参与调查的333名教师中,只有24名教师具备专业的资质或背景,有24.2%的教师表示,他们是从自己学校的心理教师那里来学习和学生有关的心理学知识的。也就是说,这24名教师,不仅要向参与调查的2000多名学生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同时还要向80名教师提供心理学专业支持。

迫于心理教师极度缺乏的现状,学校提供的心理健康服务大多是大型的专题讲座或团体活动,但是超过一半的学生希望得到一对一的心理咨询服务。

最可动员的社会专业力量却最不受青少年欢迎

“学生、家长和老师都非常倾向于从学校获得心理健康服务,但学校的服务能力却极为有限。”惠安达说。

在此情况下,要建立面向学生的社会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就必须动用人数最为庞大的社会化专业力量;但调查却显示,这部分人群却偏偏是青少年最不欢迎的,他们的地位甚至比不上没有任何专业资质的朋友或家人。

究其原因,研究者认为,这是学生、家长和老师对这些机构的“专业性”不信任造成的。

“经过几个月的学习,然后参加一场考试就可以拿到国家人社部CITTIC职业技能鉴定证书。国家也没有统一的心理咨询管理机构,没有法律、法规、行业规范和继续教育与督导、年检等机制。”惠安达说,相比于精神科医生和高校心理学教师,心理咨询师职业技能鉴定证书的专业化要求和专业化考核难度都明显过低。

据团云南省委一位参与调查的工作人员说,他们在执行过程中遇到了较多的问题。各政府部门提供的数据统计日期、口径各不相同。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前政府各部门对于可以提供社会心理健康服务的专业力量缺乏有效管理。”惠安达说。

建立政府购买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机制

“因没有法规和政策的保障,学校无法和社会化专业力量接轨,而社会化专业力量希望进入学校进行心理健康服务也是困难重重。”惠安达说,如果让社会上的机构和个人随意进入学校提供服务的话,势必也会造成不良影响。但如果学校的心理健康服务和社会化心理健康服务无法实现联接,各自为阵,那么提升青少年心理健康和幸福的行动就无法实现。

在不久前召开的云南省两会上,他建议,“由政府全部或部分购买相应的心理健康服务”。

“一方面是很多社会化的专业力量和机构入不敷出,正常的生活和营业难以为继,另一方面又是家长支付不起的心理咨询费。”他说,这种情况下,要建设和发展面向青少年的社会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动员和组织相关的社会专业力量,就需要制定相应的法律法规,明确社会心理健康服务的工作平台、工作场所、准入条件等,以及由政府购买青少年心理健康服务的机制。

“建构一个覆盖面广泛的社会心理健康服务体系,制度保障是必不可少的。”云南省政协委员、云南省青基会理事长沈光鑫说。

为此,团云南省委建议,政府购买模式可以分为几种:一种是学校聘用心理教师,他们的工资由财政拨款解决;一种是全部由政府购买具备专业认证、专业资质的社会化专业力量来完成服务;还有一种是对专业的心理咨询公司,一部分由政府购买,另一部分由个人承担。而对有较为严重的心理障碍或心理问题的学生,政府通过立法形式,将其诊治费用纳入学生的医疗保险。

君临天下游戏

英雄训练师单机破解版

6合宝典老版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