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明代老北京话还留下多少-【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6:56:30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明代老北京话还留下多少?

偶翻《宛署杂记》,发现第十七卷上字民风二,里面记载的全是明代万历年间的老北京方言,很多话我原以为是满清北方带入北京的,没想到是燕赵之地自有的方言,所以感觉蛮有意思,趁着周末,发出来给北京的朋友们看看:

父亲:爹,还有二个说法:一个是大,一个是别(平声)—后两个方言谁记得?

父母叫自己的儿子:哥哥,叫自己的女儿:姐姐;—哥哥姐姐这俩词存在,但是作为父母称呼自己的儿子女儿的用意,应该消失了吧?

代替人叫“挂搭僧”–这是嘛意思?

不明白叫“乌卢班”—-这个没听说啊。

话不诚叫“溜达”—这说法也没了吧?

不理(人,应该是不搭理人的意思)叫“臊不答的”--这个有,连我这北方人还偶尔用呢!

不上紧(就是不着急不在意)叫“疲不痴”—这个现在也有哈

物不新叫“曹”—这个?

满叫“溜沿儿”—嗯!比如往杯子里倒水,满的极致就说:别再倒了,都溜沿了,我的北方还有一个方言“浮溜浮溜的”

有头无尾叫“齐骨都”-–完全不懂哈

不齐整叫“零三八五”—这个懂

水桶叫“稍”—这个也有哈

老鼠叫“夜磨子”-–这个没听过啊,北京人呢?

稻米种子

氧桥

橡木椅子

烟台广告传媒

粗粮面包包装机

水帘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