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头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太子奶重整大戏至今未结束牛奶生产线牛奶加工设备-【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3:12:01 阅读: 来源:头纱厂家

太子奶重整大戏至今未结束_牛奶生产线,牛奶加工设备

Foodjx导读:太子奶是中国乳酸菌品牌,曾经在中国乳酸菌饮料行业占据 龙头 地位。后期因为一系列不成功的资本运作和内部管理等问题陷于风雨飘摇之中。2010年7月,株洲市对外界通报: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历时两年的太子奶重整大戏至今并未结束,被当作破产重整方案最后截止日期的8月17日也未必是整个剧情的终结。 正如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代理律师王清辉此前曾说过的一句话,至少要等到太子奶破产重整案确定了,李途纯的案子才会有最终结果。在太子奶破产重组的背后,有太多的利益纠葛,否则,为什么李途纯的案件非要等到太子奶重整破产结束之后才有定论? 就在几年前,三大投行离开太子奶,将股权重新交给李途纯之后,高科奶业与李途纯便成为这个舞台上的主角。 过去的三年是两者纠纷不断的三年,过多的变数已经让李途纯无法招架,但即便是现在身陷囹圄,李途纯却仍然做着最后的努力,让自己洗脱罪名。 在李途纯的《狱中遗书》中有这样一句话, 我请求让我们这一代长期背负骂名、长期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企业家,死后都能得到安抚。 究竟怎样的委屈,能让他说出这番话? 对赌游戏 一切的开始,源于那场 对赌游戏 。 2008年初,自信满满的李途纯与英联、摩根士丹利、高盛三大投行签订协议,引进资金。但好景不长,之后金融危机的到来让太子奶陷入泥潭。 金融危机到来之后,在花旗的逼债下,太子奶陷入债务危机。2008年底,李途纯再次与三大投行签订协议,以三大投行再注资4.5亿元的承诺交换李途纯所持太子奶61.6%股权。但最后,三大投行并没有兑现其先期注资的3000万美元的承诺。 随后,贯穿太子奶案件中最重要的一幕上演了。 2009年1月,由株洲市政府注资1亿元成立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李途纯将自己控制的股权抵押给高科奶业,也就是由高科奶业托管太子奶的优质资产,并替代李途纯行权。 2009年1月20日,高科奶业与太子奶签署《资产租赁合同》,确定以 保护性租赁经营等方式拯救太子奶集团公司 的目标,该合同约定,租赁期为一年。 李途纯与高科的纠纷,便从此刻开始,戏剧性的事情接连发生,这一切的根源来自于对控制权的争夺。 李途纯并不会乖乖地将太子奶经营权拱手让给高科奶业,在高科接管太子奶之后,不断传出李途纯要重返太子奶的消息,而且随着高科奶业引入战略投资者步伐的加快,李途纯想回到太子奶的愿望更为强烈。 到12月份,李途纯甚至发出公告称高科奶业违约,并且声称太子奶完全恢复行使一切权利,要接手高科奶业正在主持的引入战略投资者的事宜,但结果是徒劳无功,没有任何作用。 双方斗争高潮迭起,在高科掌控太子奶期间,李途纯的努力没有取得任何效果,而这种状况在租赁期满后,仍然持续。 2010年4月,株洲高科奶业发表的一份回应太子奶 清盘 事件的声明中这样写道, 高科奶业依法取得了太子奶集团的独家租赁经营权,并有单方面延长租赁期的权利。 对于与高科奶业的租赁,李途纯在其《狱中遗书》中这样控诉,市政府 利用公权力,仅几个月时间用2000万即控股了高科奶业75%的股份,实际以市政府租赁之名完全控制了太子奶,创业元老全部被辞退。30亿资产60亿品牌的企业个人强抢。 无人可救 高科奶业接管太子奶之后的2009年,太子奶全年销售收入仅为5亿余元,而之前2008年的销售收入为20亿元。 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入主之后,太子奶生产经营加速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面对这种局面,李途纯在2009年7月26日向株洲市委、市政府相关负责人递交了《太子奶集团紧急报告》,第一次请求市委、市政府让自己 站到第一线,政府退到后台 。 但这都是徒劳无功的,正如之前所说,在租赁期结束后,高科奶业没有还太子奶集团的经营权。且高科为谋求继续掌控太子奶,也在积极行动。 在当初的托管协议中有这样的规定, 在未来完成战略出售(引进新的投资者)时,李途纯承诺将其持股中33.88%的股份所对应的收益作为经营回报,转让给高科奶业。 这也就意味着,高科奶业只要在托管期满的2010年1月21日前引入战略投资者,就可以接受李途纯所持的太子奶33.88%的股权,并在此后获得3大投行持有太子奶10.26%的股权,从而控股太子奶44.14%的股权,这样的话,李途纯仅控制27.72%的股权。 2010年2月2日,高科奶业从全资国有公司变身成为民营控股62.5%的企业。工商注册资料显示,高科奶业股东已经变更为4家,新引进了两家不知名的私营企业,分别为北京商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及上海明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这可谓是高科奶业走的一步妙招,这意味着高科已经引进了新的投资者,在整个太子奶争夺战中占有先机。 然而,外界对于这两家公司介入颇有微词,很明显,这一注资方式就避开了李途纯此前认为高科奶业无权处置其股权的指责。 在此之前,2009年底,双方已经有过一次交锋。 2009年12月15日,株洲市政府举行太子奶工作会议,政府决定将太子奶交还创业团队。前提是李途纯承诺要在22日前带回3000万元的原材料。 李途纯当时说, 我们都按照规定接管的条件做到了,并对全过程进行法律公证,但高科奶业仍不肯将太子奶归还。 但这种说法遭到文迪波的否认,他当时表示并没有收到李途纯提供的相关接收材料。 但根据之前的相关报道,李途纯的代理律师可以提供多份公证书,显示太子奶管理团队按约准备了价值近4200万元的原材料,包括白砂糖、脱脂奶粉、聚乙烯等主要原材料,高科奶业相关工作人员也有签字。 但高科声称,太子奶仅收到1200万元原材料到库,这样高科奶业收回太子奶的经营和引资主导权。

(来源:中国企业报) [1][2]下一页

上一篇:天然乳业首批产品登陆中国市场

下一篇:百事可乐在中国谋求独资化意图日渐明显

短袖制服订做

吉林定做工作服

松原职业装定制

相关阅读